计算的边缘

做一个懂文艺的科学青年

他爬上树梢,把细枝全砍掉,只留下大的枝干,他再爬上去,开始用小刀剥开树皮,他看着剥开的树露出白生生的木头,周身颤栗不已,仿佛自己受了伤。 — 卡尔维诺, 《树上的男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