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的边缘

做一个懂文艺的科学青年

Category:

龙井茶渣

每天下班前我都会去把茶渣倒掉,把茶壶洗净。每次倒茶渣的时候,我总会看到垃圾桶里已经有了一片别人倒掉的茶渣——也 […]

灌木丛

浓密的灌木丛横在眼前。在杂草丛生的地上,一条巴掌宽的小水沟从右到左直直延伸,正前方已经无路可走,他不得不停住脚 […]

镜子里的骑士

堂吉诃德沿着驿路策马前行。在即将进入一片森林的时候,他看到前方有一大块明亮的东西,在后面的一片空地上,正有一个 […]

冰球

这天一大早,Ian就满面春风地出发去学校了。要是平时,他根本不会这么早出门,但今天是他和导师meeting的日 […]

丧钟之城

摇曳的星光像一盏盏飘忽的鬼火。血红色的满月就像被砍掉头颅的脖颈,低沉沉挂在天边。 我沿着黑魆魆的路朝前走,星光 […]

黄金程序员

“刚烤好的烧饼,趁热快吃”,小张拿着两个烧饼跑来,递给蹲在旁边的小黄一个。 小黄蹲在写字楼门口,可能是他坐在地 […]

万圣节之夜

已经记不起这是回到杭州的第几天。 自从下了飞机,找好宾馆,我倒头就睡,至今还没调好时差,或者说是不愿调时差。习 […]

一舍下的女留学生

最初发在88上,现在搞到这里。本来想写成系列小说,结果写了一篇就写不下去了,毕竟太离谱了。 当时88上盛行风水 […]

考研的小男孩

翻旧文,当年看到室友考研辛苦,仿《卖火柴的小女孩》写的 这是一年的最后一天——除夕,正在下雪,天气冷得可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