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的边缘

做一个懂文艺的科学青年

Category: 生活

红领巾

在这个伟大的日子来临之际,我本打算写一篇文章颂扬九十年前那场开天辟地的壮举,但是没人给我五毛钱的工资,只好作罢 […]

倒着走的时钟

这篇文章图文并茂,生动详实,非常容易理解。 这次回国搞到一块小闹钟,但我看惯了我那块倒着走的手表,再看正常的表 […]

可汗的空中花园

整个世界所余的,也许就只有一片堆满垃圾的荒地和可汗的空中花园。使它们分隔的只是我们的眼睑,而我们不会知道何者在 […]

数学,我们相见恨晚

在杭州城西湖边上一家小有名气的餐馆里,人来人往,谁也没有留意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低调地坐着一对男女青年。男青年 […]

送给自己的礼物

某人曾经说过:给自己送礼物是很好玩儿的事情。我也这么试一试。 给自己送礼物和自己买东西有什么区别?自己买东西的 […]

刻印一枚

我的名字 没有好印泥,技术也不咋地……

书评:《数学:确定性的丧失》

看完这本书,忍不住写书评了。 从这本书的标题来看,它是讲数学的缺陷的。而当把这本书读完,才发现它讲的是一部数学 […]

踏着慢四拍的脚步离开

踏着慢四拍的脚步离开,且行且珍惜。 如果有什么值得珍惜和留恋的东西,那就是每晚从曹楼回来的路上踏着的脚步。 把 […]

LUG聚会

LUG——Linux User Group 这是我在浙大参加的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Linux用户组聚会。当然 […]

可恶的I/O-Bound工作

I/O-Bound这个词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翻译成中文,或许我该找本中文的操作系统来看看。它说的是这个意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