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并肩王

by admin

看到标题,你会想到谁?在从小耳濡目染的小说、演义中,“一字并肩王”这个封号出现了无数次,尤其是在隋唐演义里。就算对于熟悉隋唐演义故事的人来说,他们心中的“一字并肩王”也不一定相同,因为在不同版本的演义里,获此封号的人都不一样。

在《说唐》里,罗成被王世充封为一字并肩王;在田连元的评书里,程咬金被李密封为一字并肩王;在单田芳的评书里,裴元庆被程咬金封为一字并肩王。而在正史里,从未出现过这个封号。多乱啊。有一出京剧叫《二进宫》,李艳妃抱着幼主皇帝,哭着用二黄腔对徐延昭唱道:“你保太子登龙位,封你一字并肩王”。这个“并”字唱的悠扬婉转,尤为好听。

戏剧和小说一样,都是虚构的,或者说都是意淫出来的。明朝正史里没有徐延昭这个人,倒是有个徐阶,是开国元勋徐达的孙子。隋唐正史有王世充,但没有罗成,他爹罗艺倒确有其人,是个降唐又叛唐的家伙。程咬金和李密都是历史中的人物,裴元庆则是虚构的,原型可能是裴仁基的儿子裴行俨。《北史》记载:“行俨每战,所当皆披靡,号万人敌”,他号称“万人敌”,估计可以匹敌当今的“万人迷”。

程咬金和裴元庆的故事在各版本的隋唐演义里都大致相同:程咬金坐镇瓦岗寨时俘虏了裴元庆一家,娶了他姐姐,封裴元庆“一字并肩王”。由此看来,裴元庆是程咬金的小舅子,凭借和寨主的裙带关系混了一个封号,只是这个“一字并肩王”有名无实,没有封地,没有爵位,甚至裴元庆在瓦岗的地位也不比其他贾柳楼结义的兄弟高。这说明一个问题:小舅子不好当。

虚构的东西总是给人意淫的快感。虽然历史上根本没有“一字并肩王”这个东西,但为了这点快感,我们不妨深入研究一下这个封号。我一开始听到这个封号的时候,总忍不住把它和人的体型外貌联系起来。所以,在我的印象中,裴元庆的左右肩膀连在一起,脖子长在后面,这就是所谓的“一字并肩”。这也很符合一个常识:牛人的身体总有某个部位特别长。比如刘备的胳膊长,“双臂过膝”,关羽胡子长,还有一些某个部位特别长的例子我就不举了,你们懂的。所以,裴元庆肩膀长,而且长到左右相连也就不足为怪了,反正你也没见过裴元庆。

如果本文到此为止,我肯定会被骂“误人子弟”,因为上面用晦涩的语言对“一字并肩王”作的解读是完全错误的。我们不妨把“并肩”两字去掉,先说“一字王”。

没有哪个君主说“朕封你为王”就完事了,还得要说明封国在哪里。比如隋炀帝杨广继位前是晋王,李世民被隋炀帝封为秦王,李元霸是赵王。这里的“晋秦赵”就是封国,只是隋唐开始的王爵的封号只有形式上的意义,隋炀帝当然不会在长安附近划出一块土地封给李世民。

虽然封地没有,诸王的等级不能没有。这就有了“一字王”和“二字王”之分。“一字王”的王号只有一个字,比如秦王李世民,“二字王”的王号有两个字,比如靠山王杨林。那么是一字王更拽还是二字王更牛?我们可以用当今社会的例子说明:佳能的数码单反等级森严:5D > 50D > 500D。看出来了吧,字越少越厉害。同样的道理,一字王的地位也比二字王高。值得注意的是,隋炀帝的叔叔靠山王杨林是个二字王,将来反了他江山的李世民却是个一字王,这说明了隋炀帝宽广的胸襟和任人唯贤的高贵品质,和程咬金形成了鲜明对比。

以上只是用演义的例子说明一字王的意义,其实靠字数区分王位高低的风气是在宋元以后才慢慢形成的,在隋唐还没有这种习惯。两汉之前,封王封侯都有实实在在的封地,王侯可以在自己的封地为所欲为(除了阴谋颠覆祖国政权),所以爵位的封号就是封国的地方。春秋战国就不用说了,什么什么王什么什么公都是一国之君。秦昭王的丞相是应侯范雎,庄襄王的丞相是文信侯吕不韦,一个一字侯,一个二字侯,可见当时并没有靠字数来决定爵位高低。

秦朝没有封王,汉朝却封了很多。汉初三大异姓王:楚王韩信,淮南王英布,梁王彭越都是有封国有兵权显赫一方的王,最终却都难免造反失败,功名尽毁。淮南王后来被转封给刘邦的儿子刘长。汉文帝刘恒也是刘邦庶出的儿子,姥姥不亲,舅舅不爱,被封到边远的山区代国,群臣就是看中代王没什么背景,才把他拉来继位。汉朝的王爵都是纯以封地作王号,也没有通过字数论高低。

汉朝的侯爵也是以封地为名,留侯张良的封地在留城,韩信被贬到淮阴侯,封地就是淮阴。绛侯周勃,户牖侯陈平都是用地名作封号。这时侯爵的等级也不是靠字数决定,而是靠封地的大小决定:县侯,乡侯,亭侯。关羽被汉献帝封为“汉寿亭侯”,“汉寿”是地名,“亭”是行政单位,关羽的爵位相当于现在的村长。诸葛亮被封为“武乡侯”,是乡侯,比关羽高一级,这不能说明刘备大公无私,不给自己兄弟升级,而是因为他要给汉献帝面子。汉朝还有一种侯爵只有封号没有封地,叫作“关内侯”,而有封地的侯通称列侯。关内侯的地位比列侯低,卫青刚发迹的时候就被封为关内侯。曹操更狠,把给部下封侯的封地都设在蜀吴两国的境内。魏国列侯只有名份,没有封地,为了抢回领土,积极作战,终于为司马家族统一奠定了基础。

“一字王”说了这么多,但“并肩”两字很好理解,就是与君主并肩同行,这等荣耀不是一般的王能享受的。李艳妃想封徐延昭为“一字并肩王”,当时皇帝还是幼儿,要“并肩”,其实就是想让徐延昭作保姆,每天抱着皇帝,由此可见女人的险恶用心。

程咬金封裴元庆“一字并肩王”,要和小舅子并肩出行,其实是想让裴元庆给他当贴身保镖。后来裴元庆战死,程咬金转身投奔裴的仇人李元霸的哥哥李世民,享尽半身荣耀。这个故事再次说明一个道理:小舅子不好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