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领巾

by admin

在这个伟大的日子来临之际,我本打算写一篇文章颂扬九十年前那场开天辟地的壮举,但是没人给我五毛钱的工资,只好作罢,转而写一写十五六年前我毅然肩负起一个光荣使命的故事。

既然如此,这篇文章的标题应该叫作《十五年前》或者《十六年前》,但这样的标题容易让读者误以为我写的是自己在十五六年前的一段风流往事,有损我一如既往的清誉,所以改用了现在这个又红又专的标题。

不记得在小学的几年级开始,所有的同学一下子都戴上了绿领巾,老师告诉我们,我们光荣地加入了共产主义儿童团。尽管有了这个光荣的团体,我却更加羡慕那些高年级戴着红领巾的同学。我听说,红领巾是国旗的一角,是用革命烈士的鲜血染成的。红色是鲜血的颜色,而绿色是鼻涕的颜色,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小男孩,一定要让鲜血的颜色飘荡在胸前。

于是我在各方面都严格要求自己,终于在十五六年前的某一天,在《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悠扬歌声中,我成了一名少先队员。人思想的进步程度总是有先有后,第一批入队的只有五六个人。面对着众多还没有戴上红领巾的同学,我义不容辞地在各方面都担当起了带头作用。

为了帮助其他同学早日入队,我经常带领几名少先队员把一些身材弱小的同学拉到墙角,对他进行身体接触式批评教育。当这些同学感动地哭哭啼啼地离开时,问我们叫什么名字要告诉老师,我总是不忘少先队员做好事不留名的光荣传统,低调地告诉他:“我是一名少先队员!”上课的时候,看到有些同学不认真听课,我就想办法扔点什么东西过去,提醒他要认真听讲,往往他也礼尚往来,扔点什么东西过来。还有些同学听课听得入迷,我就想办法和他说说话,缓解一下他的压力。当然,这些帮助同学的行为都逃不过老师的火眼金睛。终于,老师发现让我入队是个完全错误的决定,于是在全班同学面前摘下了我的红领巾,剥夺了我少先队员的身份,揭露了我在革命中害群之马的真实面目。

经历过这次波折,我明白要适当收敛一下,在老师面前好好表现。果然,在第二批同学入队的时刻,我又重新戴上了红领巾。面对失而复得的荣誉,我更加珍惜。后来我明白这珍惜是不必要的,因为不论往后我做出如何不符合少先队员身份的事情,老师始终都没有再摘下我的红领巾。

说起红领巾最大的作用,莫过于在打架的时候。打架的第一个动作往往就是抓住对方的头发,如果对手的头发太短,那就抓住他的红领巾。所以,喜欢打架的同学一般都把头发剃得很短,而且不戴红领巾。人总有弱点,尽管当年的捣蛋技术和现在的装逼技术一样娴熟出众,但当年我的打架技术却和现在的泡妞技术一样糟糕透顶。我总结了一下原因,发现有两点:一,我小时候的头发比较长,二、我每天都戴着红领巾。有这两个大破绽摆在对手面前,总是我有再好的身手也无济于事。所以,尽管当年我为了强身健体,全身心投入一项我所热爱的体育运动——弹玻璃球,但这项运动所带来的身体上的发展远远不能抵消长头发和红领巾在打架中带来的劣势。在小学经常为了打架而打架打架,在初中有时候为了女生打架,到高中的时候我就不打架了,因为根本打不过别人。

伴随红领巾而来的,是胳膊上的红杠。刚入队的时候,我就被老师提升为小队长(一道杠),虽然只有一道,但我非常清楚干部要在基层做起的道理,兢兢业业,为同学服务,指望有朝一日能混成三道杠。结果没多久,就由于和红领巾被摘类似的原因,一道杠也被老师撤掉了。从那以后,直到小学毕业也没有重新混到杠,我不禁感叹:官场不好混啊!

鲜艳的红领巾在胸前飘荡,不知不觉,我又成了共青团员,没几年,我又荣幸地获得了庆祝这个即将到来的日子的资格。当年的邋遢顽童,逐渐成了懵懂少年,又变成现在这个闷骚青年。儿童会长大,青年也会变老。回忆童年的点点滴滴,我总是带着笑容。然而,等到几十年后,我满头白发,无力用手握住笔杆的时候,我会如何回忆现在这二十五六岁的时光,我也许会咬着嘴唇,对自己说:那时候的自己竟然执着地像个二逼。

往事历历在目,十五六年前的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让人不禁感慨时光飞逝。要是把十五年向前延展六倍,也许你仍然不觉得什么,可那是九十年的跨度!有多久远,也不过弹指一挥间。可是有时你会感到,就在几个月前发生的事,到现在却如同隔着大洋一样遥远;几个月前还熟悉的音容笑貌,现在只在电话彼端冷冷地作答……想到此处,谁又敢感慨时光如梭,转瞬即逝?谁又敢抱怨时间的车轮飞转?

从往昔到今朝,中间有一个深渊。